你身边发生过哪些细思极恐的小故事?

1995年清明节前夕,我姐弟三人、我老公及舅舅家的表哥表姐及姨妈家表弟一起,大约十来个人,给我外婆和舅舅上坟。

因有“早清明"的说法,也正好是周末,所以我们兄弟姐妹们可以有时间聚到一起给亲人上坟。那天不是清明节当天,上坟的人比较少。那片坟地不大,在戈壁滩上的一个小土岗上,我们到那里时,看见旁边离我们大约十几米远处,只有一家人在坟前忙着。大家各忙各的,也没怎么在意。

就在我们上完土修好墓准备烧纸时,突然听到那边传来一声女人凄厉的惨叫声,吓的我起鸡皮疙瘩。我以为是他们上坟时碰到什么动物串出来了。因为戈壁滩上的坟地里常常有见老鼠或蛇出没,所以也没在意。

原来,那家有兄弟二人,来是给家里的父母合坟的,老头先死的,已埋在黄土里几年了,老婆子刚死不久,火化后装在骨灰盒里,准备这次乘清明节与老头合葬。为了省钱,他们只请了一个男工过来帮忙,为了省事,只将两米宽、一米多高的坟头从中间分开,挖开了一半,再挖开地下的一半,小儿子下去挖的,谁知快要挖好时,坟头上的土堆突然堒方了,把他整个人完全埋住了,他老婆当即吓得惊呼惨叫,等我们赶过去时,才知道是这么回事,他老婆在坟头边磕头边哭叫着念叨:“爸爸呀,你活着时我们可没亏待你啊,别把你儿子带走呀!"大概是急疯了。我们就赶快救人。

我们这边,我表弟正当年,身强力壮,与那边被埋者的哥哥轮流挖土,大约几分钟,挖下去三十公分左右,终于见到人头了,只见那人已经灰头土脸的,不见动静,可能是憋晕了。他哥拍拍他的脸,听他咳了两声之后睁开了眼,只见他双眼血红,当时就把他老婆吓的昏了过去,我赶紧去掐她的人中,掐了几下终于缓过劲来,坐在地上哀嚎。

这边,我表弟和被埋者大哥继续不断挖土,我则让老公在表弟旁边紧张的守护着,怕万一土方再堒下来时,好及时拉住表弟,因为戈壁滩是沙土地,沙土堆很容易堒方的。又经过大约20分钟左右,那人的大半截身体已显露出来,于是几个人合力将他从土里拉了上来。人是上来了,可一只鞋却埋在了坟坑里。把他放在地面上躺着,他大喘着粗气,又喝了几口水,过了一会儿,脸色慢慢缓了过来。

见他没什么危险了,我们才又继续给舅舅上坟。一会儿,见那人的老婆领着他们的俩孩子来到我舅舅坟前,一起跪下,边烧纸磕头,边给孩子念叨着:“赶快谢谢爷爷,要不是爷爷的亲人们救你爸爸,你爸爸今天就没命了!"站起来后又连连向我们鞠躬感谢。

这个事情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年了,今天想起来仍后怕不已,假如那天我们没有去那里上坟,那人救不及时恐怕会憋死的;假如那天我表弟救人时坟土再次堒方了又会怎么样?不敢细想,细思极恐啊!

这是我曾经在内蒙古当兵时的一次亲身经历,一次令人毛骨悚然的经历。现在也不明白究竟是什么缘故。

1980年入伍第二年,因为同时入伍的好朋友被分配到距离我连队十多公里外的另一个连队。一年多未见面,彼此心里十分想念。通过另一位老乡战友捎信,我决定请假去好朋友的连队探望他。

来到好朋友的连队,我们相谈甚欢,那份欢喜劲,与别后重聚的夫妻不相上下。从一起读书,一起下乡,到入伍后各自的情况,聊不完的话题。不知不觉,原定的赶回连队吃晚饭的计划被耽误了。等我醒悟过来,已经是连队开晚饭时间了。好朋友相劝,只好匆匆忙忙扒上几口饭,便又匆匆忙忙往回赶。

那是9月份,内蒙古乌兰察布盟的天黑得很早。我记得刚离开好朋友连队时,天色已经麻麻黑了。

在大约行走了一半路程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可能是因为夜色太暗,在通过一条小道时走岔了路,我一脚踏空,一下摔进了一个小土坑。爬上来以后,我辨别了一下方向。南面大约3、4公里处就是我们师部,现在已经是灯火辉煌。经过师部,穿过前面的沙渠村,约3公里路程,便可到达我连队。

我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振作起精神,向着师部的方向走去。可是我很快就迷惑了,在经过约莫半个多小时的行走,身上已经大汗淋漓后,我发现自己和师部的距离并没有缩短,还是原来的距离。而地点好像还是从摔倒的土坑里爬上来的地点,原来,自己这近一个小时的行走,只是在围着那个土坑绕圈圈。太奇怪了!

我开始检视自己的周边,啊,原来我的前后左右有多处形似小山般的小土堆,足足有十多处,正前方二米处远,有一处半人高的土堆,也是这些土堆中最大的一个。我忽然想起来,曾经听当地的村民讲过,依当地的风俗习惯,埋葬死人的坟墓就是这样。尸体在地下,地面上垒起一座三四十公分高的小山似的土堆,也不兴墓碑什么的。

莫非我误入了一个坟场?我的心里“咯噔”了一下,感觉身上的汗毛都竖了起来。但片刻,我就冷静下来,我一个当兵的,还怕一个坟场?假如是在战争时期,在战场上跟敌人刺刀见红,拼个你死我活都不怕,现在还怕你这坟墓里的一个个死人不成?

为了壮胆,我摘下军帽,让帽徽上的红五星正对着那座大坟(小时候曾听说红色能避邪)。我已打定主意,要以我身上红帽徽和红领章的正气,彻底压倒眼前的阴气和邪气,绝不能被它吓住!我必须征服它!我要踩着它过去!我果断地扒上那座大坟,在它上面狠狠地蹬上二脚,然后跳下来,像胜利者一样,瞥了一眼这个让我折腾了半天的坟场,转身甩开步子,朝着师部的方向走去。

说来有些不可理喻,从大坟上跳下后,感觉心里也不慌乱了,头脑也清醒了许多,很顺利地就回到了连队。经过这一番折腾,回到连队时已接近十点钟,还因为误了九点钟的站岗时间,被班长狠狠地剋了一顿。

后来我把这经历讲给老兵们听,他们都开玩笑说,你怕是撞上“迷魂鬼”了!当然,我也不相信这种迷信的说法,但是,我近一个小时在那坟场里原地打转,走不出来的原因,至今也是个迷,一直想不明白!

小时候,大概六七岁左右,有一次背着家里大人和小伙伴儿们一起去山里摘酸枣。回来时,路过一块儿棉田。棉田长势喜人,几乎和我们差不多高,连兔子都忍不住过来蹦跶。那兔子是典型的北方野兔,耳朵和胡子极长,全身灰不溜秋,少了几分可爱,多了一些老气。但即使长得不如我意,小伙伴儿们却嚷嚷着想捉回去玩玩儿。那时,我可是他们的老大,自然得处处冲锋在前,生怕有谁抢了我的风头。于是,一声令下,捉兔行动拉开帷幕。

话说,还没等我们足够靠近,那兔子似乎感觉到了异样,撒腿就跑,害得我们只能跟在后面屁跌儿屁跌儿地追。现在想想,那时候徒手捉兔的想法实在有些过于天真。正当我们追着兔子在棉田里穿梭的时候,突然听到不远处传来窸窸窣窣的脚步声和身体与棉花枝叶碰撞出来的摩擦声。因为是偷跑出来的,再加上在不知谁家的棉田里一顿糟践,我见状立刻示意小伙伴儿们停下脚步并蹲下。刚开始,我只是想不被大人发现,但当那人在不远处停下,并举起手中的土qiāng时,我傻眼了。

那些年,我们那里穷乡僻壤,还不富裕,严打也还没有开始,一到秋冬,可以赚钱的活儿相对就会少很多,人们除了窝在一起打纸牌、打麻将,就是背上土qiāng去山里打野味儿。可以解闷,还可以解馋,一举两得。我家那时,也有一把。所以,我看得清,认得准。

凭我当时的直觉,那人肯定是把我们当作猎物了。犹豫片刻后,我清醒过来。也不敢立刻起身。扯着嗓子喊了出去:“别开qiāng!我们是来摘酸枣的。”那人一听,举着的qiāng果然放下了,嘴里还嘟囔着:“我明明看见是野兔来着,怎么变成人了?”我见他不再举qiāng相对,就站了起来。一看,是邻村的,不认识,喊上小伙伴儿们,转头就跑了。

那件事后,我对土qiāng那玩意儿好像有了心理阴影。人也变得特别胆小怕事。跟我之前大大咧咧、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相比,简直判若两人。幸好,没过几年,国家严打,还没收了能当qiāng使的一切东西。我心里的安全感才又逐渐找回来一些。

很多事情,细思极恐。虽然那件事已经过去了三十多年,今时今日这一刻想起来却依然心有余悸。如果当年我们真被当猎物打了,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这个细思极恐的事告诉大家:小孩子最好有小名,在外头不要叫孩子的全名。

那天,我独自带着俩小孩在家附近的小广场玩耍。由于已经是快到中午时候,小广场已经没有多少人了,同一个小区熟悉的邻居一个也没有。

我有些乏了,再看看推车里的小宝也有了困意,我叫大宝回到我身边,准备回家。

大宝在离我不远处捡花圃里的落叶捡得很专注,没有应我。我大声叫她名字:“凌芝!快回家!”

这时候一个50多岁的奶奶过来,慈祥和蔼可亲的样子,看到推车里的孩子说些宝宝真可爱的称赞话,笑咪咪地想逗推车里的小宝。我把推车盖盖上,客气地说:“宝宝快睡觉了,让他安静安静准备睡。”

陌生奶奶停了想逗娃的手,坐我旁边和我唠嗑。听得出来她是外地口音,人比较健谈,和我如老相识般唠起了家长里短。

我渐渐没了防备,宝妈带娃无聊,就是想和人聊天。

奶奶说:“你家大宝叫凌芝呀?名字真好听。是‘芝麻’的‘芝’吗?”我点头说是。她又问凌芝是全名吗?我当时手机微信有信息响了,打开看到老公发信息来问我一个小问题,我微信回答:“是的”,无意间嘴上也说:“是的”。

奶奶得到了肯定,再聊了一下我们家的情况,然后没了话题,我又叫上大宝回家。

这时候奶奶走了出去,往我大宝方向走。到大宝跟前,她俯身扶起大宝叫她名字,说:“凌芝,我们回家。”说着把大宝往马路边拉。

我正觉得听起来哪里不对劲,突然意识到她可能要拐骗我女儿!

我立即推车往女儿方向走,大声叫大宝来我身边。奶奶马上变脸,骂骂咧咧嘴里说只顾小宝,大宝都看不好之类的话,说着还不忘拉大宝往马路边走。

我一看不对劲,马上大喊:“抢小孩了!抢小孩了!”

广场上有两三个人走过来看究竟,奶奶说:“你个懒媳妇!只顾玩手机不看好大宝!把大宝饿的……”

我说你不是她奶奶,你是骗子。奶奶对别人说:“这是我孙女名字叫凌芝!凌芝,回奶奶家!”大宝还不到2岁半,见到陌生人叫她名字拉她,她有些懵,手里想挣脱开,嘴里只会说不。

我歇斯底里大叫骗子,围观那两三个人以为是家庭矛盾,只在旁边看着劝尊重孩子吧!

我大声说她是骗子,我女儿的全名不是叫凌芝!大家都看向大宝,我让大宝说她叫什么名字。大宝说:“李凌芝”。

孩子不会撒谎的。大家开始把怀疑的目光看向奶奶,有人想拉那个奶奶去派出所,那个奶奶见势不妙,迅速挣脱开,然后小跑到马路上,一辆面包车在她面前停下,她顺势上车逃了。

直到人都散了,我紧紧拉着大宝的手,推推车的手心还一直在冒汗。刚才那一幕简直不敢再往下细想,幸好我没有全盘说出大宝的名字,不然以当时的情形,怎么快速证明她是骗子?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