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谁有一些小故事,恐怖的也好,温馨的也好,大家投稿一下呗?

今天是10.7号了各位

张三是村里的猎人,说起他的打猎本事那是相当了得。这么说吧,只要是他看见的猎物就几乎没有逃脱的机会。

突然一个雪白的东西从不远处跑过——那是一只白狐,张三一见大喜,抬手就是一枪。手起枪落,白狐嚎叫几声,翻了一个跟头滚下山梁不见了踪影。

张三撒腿追了上去,猎狗也狂犬着朝那边跑过去。

山梁上,留下一小滩血迹,几撮白色的狐毛。

“这么明显的血迹,它一定跑不动了……”张三自言自语带着猎狗循着血迹追了下去。

血迹在一个山洞前消失了,猎狗围着洞口转来转去,不停狂叫。张三上前一看,眼前一幕顿时让他惊呆了。

只见那只狐狸已经奄奄一息,侧躺在地上,雪白的皮毛被染成鲜红色。怀里几只小狐狸正在吮吸着乳汁。猎狗们龇着牙转来转去,似乎在等着张三下令。

狐狸回头看了一眼张三,呲着牙呜呜咽咽的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却又无力跌落在地上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几个小家伙全然不知母亲已经离去,依然依偎在母亲怀里,享受着最后的甘甜乳汁。

张三眼睛湿润了,转身领着猎狗回家。“呦,张三,今儿是怎么啦,空手回来了?”村民们打趣到。

张三黑着脸没说话,走到一块石头旁边,取下猎枪狠狠地砸了下去。

又是一年汛期,向兵连续几夜在水泵站工作了。泵站里空间很小,电动机、抽水机加上电柜占去了很大的位置,他只好在紧挨着门的地方摆一张小床,就在上面睡觉。泵站外面有一盏二百瓦的电灯,他嫌灯光刺眼,便把它关掉了。他躺在床上,听着水汩汩地向大河流淌。外面也不安静,虽然沒有人声,青蛙夏虫的叫声此起伏。就在他迷迷忽忽要睡着时,突然听到外面有女人在抽泣。那声音断断续续,却很凄婉,像刀子一样往人皮肤上扎。他赶紧打开外面的灯,大声问:“谁在外面哭啊?”他推开门,外面空无一人。他头皮有点发麻了,知道遇到怪事了。

人往往有好奇心理,越是害怕,越想看个究竟。于是他又回到屋里,虚掩大门,把灯关掉,然后紧张地盯着外面看。不一会儿,就像是一眨眼工夫,他看到一白衣女子坐在水道边上,低着头哭,那衣服绝不是现在的人穿的。他吓得大汗淋漓,腿都软了。第二天天刚亮,他就跑到家里,把经过告诉了他父亲。老头快七十,胆也大,村上人都传说他跟鬼打过架。听完儿子叙述,他说:“你别怕,今夜我陪你去,问个究竞。”

又到了后半夜,爷俩终于又听到那骇人的哭泣。老头轻轻推开门,站在那女人不远处,问:“大姐,深更半夜在这哭什么,为什么不回家?”

女人始终不抬头,说:“我没有家了。你们把泵站建在我家上面了。”

老头终于听明白了,一口允道:“你放心,明天就帮你重新找个家。”

第二天,村里喊来泥瓦匠,把水泵过道撬开,终于发现一堆骸骨。由向兵老爹一一捡起来,葬在了别处。从此泵站再也听不到那哭声了。

妻问咏朋友告诉她咏曾经沾花惹草,要咏给她一个解释。

咏问:“是女性吗?"

咏妻:“是"。

咏知道,最毒妇人心,回答妻说:“有些人很自私,怀有既然我得不到,那就毁灭他的心思,你勿上当。"

咏明白,是非者对妻的挑拔,有你们关系破裂,我就有机会上位的想法。虽她本人也明白,这机率是万分之一,但有一丝希望,都愿意等。

咏忆起尚在襁褓之中,去医院检查身体的情景。

母亲抱着咏坐下,有一个靓丽的护士,如从画中出来款款进来,后来知道她是当之无愧的院花。当他拋起咏的盖头布,那一刻呆了,继而盈泪满眶,我见犹怜。一咬银牙,只见她那起旁边的剪刀,一边剪发一边垂泪,细语道:“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己老,剪去三千青丝,此生我心已沦″。说完剪去齐腰秀发,掩面痛哭奔走,边走边哽咽道:“天意弄人,天意弄人……"。后来,她青灯古佛,遁入空门。

这时又进来一个俊俏男子,怒气冲冲说:“什么样的人,伤了我的女神”。待看清咏的面貌,只见他呆了一,继而双指一迸刺向自己的双目。幸好旁边人手疾眼快,拉住了他。只见他悲愤的说道:“别拦我,让我眼不见心不烦灬灬"听人讲,那人最后去了精神医院,去进行心理疏导。

长大些,咏去了寺院见到院花,对她说:“你再清修五百年,只能换来和我的一次擦肩而过,放弃吧。″

“我愿意"!坚定的答复。

再后来,咏学会隐藏自己气机,不想我不杀伯仁,伯仁因我而死。咏希望,借此泯然于众人。但难免霸气侧露,还是小有困扰矣。唉…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