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和你的女朋友曾经做过哪些疯狂的事?后来你们在一起了吗?

最疯狂的事情就是在学校的小树林里,卿卿我我的时候,目睹了男男同志上演的爱情故事。

那时候不懂事,天天腻在一起,总觉得时间不够,一定要看到对方才觉得安心。

然后傍晚吃完饭,就照例牵手散步。走着走着,就走到一大片树林里面。

里面有很多情侣,大都拥抱着说悄悄话,有一些动作可能大一些,只能视而不见,一心往里面走,找个僻静的地方,和女朋友聊人生去。

然后就找到了一片草地,周围几棵树,有一棵树比较大,就和女朋友靠在那边聊天,耳鬓厮磨,说不完的话。

然后天不知不觉就黑了。。。

然后气氛就很暧昧了,虽然看不到别的情侣在干啥。反正我们两个已经开始不安分了,亲吻爱抚都有。

过了没多久,女朋友掐了我一下,跟我说:我总觉得这里有人。

她的表情很诡异,我当时就软了。。。想了一下,这里这么僻静,应该不会有什么其他人吧。难道是有不干净东西?听说有人在这里自杀过。当时就有点吓坏了。

然后四下一看,啥都没找到,女朋友扯了扯我,指向树后面。我们偷偷绕过去一看。

两个爷们衣服都快脱完了。。。关键是,有一个还是跟我一个学院的。

哎,贼尴尬,有一种贼喊捉贼的感觉。

反正当时我怎么回到宿舍的都忘记了。。。

哈哈——说出来怕大家笑话,不过还真有——

那时我和老婆刚认识,她还是我女朋友。一个周末,我们开车去附近的乡下玩,那个季节,正好农村的早玉米开始成熟了,公路两旁是漫无边际的玉米。根据我在农村生活近20年的经验,一眼就可以看出那些玉米成熟,并且可以通过玉米的特征看出哪些是糯玉米。哈哈——接下来的事大家可能才出来了吧。

很多农家一般会提前一些种糯玉米,为了糯玉米能早熟,这是规律。所以要辨别并不难,我发现了一片糯玉米,于是女朋友在车上“望风”,我去地里实际操作,我像强盗一样,一会儿扳了十多个玉米,迅速放进车的尾箱后逃之夭夭(现在想来不该这么做,虽然是偷着好玩,十多个玉米损失也不大,但是毕竟是农民的劳动成果,这是后话,反正当时已经干了)。

后来慢慢的开始反省,这些都是一些不好的事,之后在没干过。

去年过完年回深圳,不想空车回就在网上接了几个顺风客,结果接到了我现在的老婆。在回来的路上我们开始聊天,她问我你是做教练的吗?我说是的,她说她正想学车呢,问我学车难不难,之后我们攀谈开来。快到虎门时她问我可不可以教她学车,我说可以是可以,但你在虎门,我在深圳太远了,学车不方便。可以在虎门就近报名练车吖。在虎门放她下车后,我以为我们再无交集。开了一天车,的确很累了,回到深圳放下行李倒头就睡了。突然电话响了,是她打来的,问我到了没,我说到了。然后她说辛苦了开那么长时间车,问我可不可以加我微信,以后学车有什么不懂可以问你,我说可以吖,之后挂了电话,通过好友继续睡。第二天醒来,一看手机,朋友圈300多条评论点赞,原来她把我半年的朋友圈全翻来看了。之后的几个晚上她天天微信上找我聊天。问我学车的事,她还查了虎门到深圳的高铁,说来我这学车很方便,高铁才13分钟。我说真的太远了,你那边也可以学车,没必要跑那么远。她就是不听,直接把学费转过来了。我也拿她没办法。后面来学车,来一次就一两天,自己在外面住宾馆。因为她在这边没朋友,除了学车就粘着我,等下班了送她回宾馆。回家后她问我知道为什么选择去你那么远学车吗?我说老乡的信任嘛。她说第一次坐你车上来时就看中你了,为了多点机会跟你接触就在你这报名了。怎么?一个大男人还害羞?我说我们年龄相差太远了,我大你9岁呢。你还是在虎门找一个吧,她又哭又闹,最后我们确定了关系,然后收拾行李,直接带回家住了。现在已结婚一年了。她现在还得意地说我是她的战利品,自己喜欢的就要大胆去追

今天来同朋友们分享一下我们六零后同女朋友最疯狂的事。如果你亲身经历或有所耳闻的朋友肯定同我是一个时代的人,而现在的年轻一代在听了我的故事之后可能会感到惊讶甚至不可思议,但那的确是我们这代人真实存在的事情,我说的这种“疯狂”可不是你们想的哪种疯狂,朋友们千万别往歪处想哦!我们哪个年代的人可真的是正儿八经的诚实人,对比现在这个年代哪才真的是疯狂,爱的疯狂!

我同我女朋友认识是去赶集的路上骑自行车溅了她一身泥(哪时候的乡村公路都是土路)而认识的,她是我们村附近的人。一来二去的混熟了自然就成了男女朋友,也就是现在说的热恋(哪个年代的恋人真正是纯纯粹粹的男女交往,不到结婚是很少偷尝禁果的),我认为条件成熟了就请媒人上门提亲,可谁知她父母了解我家的情况提了几次都没答应,她一气之下收拾了衣服就到我家来说不走了(哪个时候这样做是需要勇气的)。我同我母亲劝她先回去我们找人做她父母的工作,毕竟婚姻大事要双方高兴。找了好多人都说不通她父亲,无奈之下我只好亲自上门求亲,进了她家的门她父母兄弟对我破口大骂,招来了村里好多看热闹的人,她哥哥打了我几拳并要撵我滚,我简直像条丧家犬灰溜溜地准备逃跑,谁知她一下站出来拉住我的手对她家人说:“别骂了,我今天就跟他走,你们就当没我一样”就同我离开了她家,她那一家人闹得乱哄哄的,她父亲操起一根木棍打她被看热闹的人拉住了。我同她走出她们村听到一群妇女叽叽喳喳的骂声“骚货”“不要脸”“破鞋”等等等等难听的话,要多难听就有多难听!之后我们举行了史上比董永和七仙女还要简单的婚礼,她娘家人一个都没有到场。

现在想起来哪时候我的女朋友,就是现在的老婆,她这么做在哪个年代是要受到人们的非议的,需要一定的胆量和勇气,要不就是中毒太深或神经病。

年轻朋友们,像我的故事在现在是不是太平常了!哦!还有现在同她家的人和好了,这不,大舅哥才在我这里喝酒昏了摇摇晃晃哼着小调回家了!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