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产科有哪些毁人三观的故事?

妇产科毁三观之——魔幻产房

今天经历了非常魔幻的一幕,故事的开头是接到助产士来电“医生,你赶快来,快点!”

午休时间刚躺在值班床上的我一接到这个电话,马上像弹簧一样弹起来,迅速冲向产房。助产士如此紧急呼叫一定事出有因,必须立刻马上到场,不容耽搁!

在产房门口听到女人的尖叫声,已经在奔跑的我继续加快速度。

只见产床上躺着一个产妇,身体蜷成一团,双手抓着床沿,嘴里喊着“好痛,我没有怀孕,我肚子里长脓了!你们别逼我!”

“好好好,你没有怀孕,你躺好来,我们帮你检查一下,想办法帮你把脓取出来好不好?”助产士好言安抚。

产妇依然死抓着床沿,拒绝配合。

产妇看起来暂时没有生命危险,肚子上有个疤,像是剖宫产留下的。

我问”什么情况?先把心电监护接上。”

“120平车入院,没有家属,没有产检资料,产前检查见胎头拨露,具体孕周不详。”产前护士汇报。

我拍着产妇肩膀,尝试拿出我最大的温柔“你好,你叫什么名字?你到医院了,这里所有人都会帮助你的,配合我们好吗?”

完全不理会我努力拿出的温柔。

旁边护士和助产士也都在好声好气劝着产妇好好配合,完全不管用!

“你知不知道你肚子里有个孩子,现在宫口开全了,你不配合让宝宝出来,宝宝会窒息,你这样做跟杀人没有区别!你肚子上有个疤,是不是以前做过剖宫产?不配合可能会子宫破裂,然后你也可能没命的!”负责接产的助产士LL火气也来了。

好话不行,开始讲事实摆道理,但是,依然无用,侧身躺着、双腿夹紧、双手死死抓着床沿。谁动她踹谁,我们助产士肚子刚被她踹了一脚。

四五个人出动,掰不开产妇的双腿,所谓“胳膊拧不过大腿”,我算是深有体会了。

“你别把这床抓坏了,五十万,弄坏了你要陪的!”助产士JJ另辟蹊径,居然神奇地管用,产妇松开了紧抓着的床沿,但是依然紧夹双腿,这样孩子是没法生出来的!

这种情况,明显作为小医生的我搞不定!以下步骤必须马上要做到。

第一,听到了胎心,孩子孕周不详,随时可能出生,请新生儿科医生到场为孩子保驾护航。

第二,产妇可能存在精神异常,拒绝提供病史及配合接产,可能为疤痕子宫,有高危因素,马上请示上级医生到现场指导下一步治疗。

第三,产妇没有家属或其他陪人,马上通知医院行政值班和医务科,请求帮助寻找家属,是否需要报警等一系列处理。

主任很快到场指导,产妇精神异常躁狂且有伤人倾向,马上予镇静,一针镇静药下去,产妇终于能消停会了。虽然不算完全放倒,好歹咱六个人能摁得住!

同时建立静脉通道以利抢救,完善入院化验检查,积极寻找家属进行沟通,六个人摁着产妇保持膀胱截石位,好让胎儿能顺利娩出,虽然镇定药用了,宫缩起来产妇还是力如猛汉。

“产妇老公来了,人在产房外面!”匆匆赶来的儿科医生说道,主任仿佛松了一口气,总算有个人能来为此人此事负责任。

“但是她老公说这个小孩他不要的。”儿科医生补刀。

所有人都没说话,好像这是意料中的事情。

“不管要不要,这孩子必须要出来,不能一直憋在肚子里!让她老公进来陪产!”主任率先下达指示。

老公穿着隔离衣,戴口罩和帽子进来了,他接替了我们助产士WW的工作,固定产妇肩部及头部。在他来接替之前,我们这位助产士WW几乎算是抱着产妇的,一手放在产妇肩膀后面搂着,一手放在产妇前肩。对了,WW今天休息,是来科里看望正在住院保胎的亲戚,看到这魔幻状况,二话不说过来帮忙。

大家注意产妇的产程进展,同时一起控制产妇的肆意暴动,以保持膀胱截石位,主任一边询问丈夫具体情况。

“我们现在是分开住的,有一个小孩十岁了,现在在上小学,我一个月就两三千块钱的工资,肯定不能再养多一个孩子,这个孩子我们要不起。”丈夫冷静地先说着这些情况。

“你们俩领了结婚证没有?现在是没有住在一起对吗?”主任问道,孩子亲生父亲的信息也需要明确,毕竟孩子出来情况如何,现在还不好说,后续可能需要巨额的治疗费用。

“当年领了结婚证的,现在住还是住在一起,就是分房睡,我们都没话说的,说两句就要吵起来,她十几年都没有出去工作了,就在家里煮点饭菜,全靠我一个人养家,她什么都不管,钱不够花,还把我们结婚戒指卖掉了。”

“你老婆这是第几次怀孕?你们有没有同过房?老婆平时精神状况怎么样?”主任问。

“十年前在老家剖宫产生了我儿子,前两年做过两次流产,还都是在你们医院做的,我们很少同房的!我们基本都不说话,我哪知道她精神状况怎么样。”老公有点不耐烦地回答。

产妇依旧是在宫缩的时候异常躁狂、手舞足蹈,五六个人合力才能把她双腿勉强打开。

很快,一个健康、充满活力的女婴顺利娩出,宝宝的第一声啼哭,让大家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还好,孩子还好!

在孩子出来之后,丈夫依然说,他没有能力养这个孩子。

“我跟你说,如果你们把这个孩子丢在外面不管,就是弃婴罪,是犯罪,要坐牢的,你知道吗?!”忍不住火气,对着产妇老公说,其实具体的法律内容我也不是很懂。

产妇老公沉默不说话,产妇沉默不说话。

助产士轮番上阵,劝老公好好照顾这个孩子,直说这孩子多可爱呀,难过的时光总是很快会过去的,孩子长大了,情况就会好很多的,妻子可能存在精神异常,要带到专科医院去看。丈夫听着不说别的,只说自己实在过得艰难。

当然,儿科医生建议宝宝转儿科,丈夫也是拒绝的。宝宝穿的衣服、用的包被,全是用的是快生的助产士原本准备给自己宝宝用的。

折腾这么久,病历等文书工作还没都没做,再次向产妇询问情况以了解病史,产妇居然对答如流,末次月经、孕期经过、既往病史、家庭住址、电话信息,身份证号码无一不准确回复。

我们也都疑惑了,产妇的精神状况究竟如何?可能只有等精神专科医生评估后才能得知吧。但是这个迷之存在的家庭,我们也无力了解或者帮助更多。

对了,在出产房前,产妇还指责我们助产士“天气这么热,孩子被子捂这么紧,不怕把我孩子捂出病来吗?“

哟,你刚刚把双腿夹得紧紧的时候,你就不怕把你孩子夹死吗?不过,这话倒是没敢说出口。

脑海里还是产妇尖叫的声音,魔幻如斯,我需要时间消化一下……

妇产科毁人三观的事情,我遇见过,那是我生我女儿的时候在病房里亲见亲闻的。

三年前,在我生完孩子回到普通病房的第二天,病房里新住进了一位十七八岁的小产妇,随行陪护的是一位五十多岁的阿姨。

小产妇柔柔弱弱的,骨子里透着一种难以描述的娇媚。还记得她说话声音特别好听,妈妈前妈妈后的唤着那位阿姨,阿姨则乐呵呵的答应着,里里外外的忙活着。

后来阿姨得空了,像是有意炫耀一般,抱着孩子过来给我们看,说终于盼到了个大胖孙子了,眼睛鼻子长得跟她儿子特别像,长大肯定是个帅小伙。还说孩子上面两姐姐就非常不讨喜了,因为长得像她们妈妈。

那位阿姨把我们说到蒙圈了,哪有人在媳妇面前这样说话的呢?阿姨见我们误会了,也不掩饰,直接跟我们道明了原由。

原来小产妇并不是她的媳妇,而是她儿子找的小三。因为怀孕了,所以阿姨便默认他们在一起了,也帮着儿子瞒着媳妇,直到生产前的一周才东窗事发闹了离婚。

阿姨跟我们说,这些都是年轻人的事情,她不讲究这些。她甚至开始数落她媳妇的各种不是,还说离了好啊,光生女儿的女人不中用。

我的天,我竟然在我们这个时代看了一场原以为只有在电视里才有的闹剧!简直毁人三观毁到不要不要的了。

我来说一个我生孩子住院的时候亲眼所见的一件事。

我是例行产检的时候检查出来羊水过少,医生让我立马住院催生。办完住院手续后我就进了待产室。我生孩子那家医院家属是不能陪产的,他们也不能进待产室,只有产妇一个人进去。待产室里有二十多个待产的孕妇。

我们进去后都要把裤子脱了,光穿着上衣,所以里面不准任何男士进入。老公或者家人给送东西,都是送到大门口交给护士,护士再给我们拿进来。其中一张靠门口的病床上,上面躺着一个孕妇,从我进去她就一直在哼哼。她不停地说疼死了、疼死了,护士被她叫得有些不耐烦,说:这里面的人都是生孩子的,肚子都疼,只有你一个人在叫,你别叫了,越叫越疼。

可不管护士怎么说,那个孕妇还是一直叫得很厉害,隔一会就让护士叫医生来给她做指检。护士说指检不能经常做,至少也要间隔两个小时以上,还说她骨缝都还没开,没那么快生。我是中午十一点左右进去的,一直到下午六点多,这期间她一直在喊疼。可能每个人对疼痛的承受能力不一样,她最后哭着求护士说她不顺了、她要剖腹产。护士也不理她。

晚上七点左右的时候,有个男医生进来给她做指检,她不让男医生给她做,坚持要女医生来给她做。白天都是女医生给做的指检,晚上都下班了,医生也不多了。那个男医生有点不耐烦,说医者面前、不分男女。可她就是死活不同意,说必须找女医生来给她做指检。男医生说不让我给做我就不做,现在这个点没有别的医生了,出了什么问题我不负责。然后就去给别人做指检去了。

没过多长时间,就听到外面有吵架的声音,接着一个男的闯进来了。二话不说挥着拳头冲着男医生就揍了过去,骂男医生骂得很难听,还要投诉医院。这个男的是女的老公,几个护士忙跑过来拦住了他,待产室里我们这些人都还没穿裤子呢,护士们劝他赶快出去。可他不依不饶还想上去揍男医生,最后护士把医院的保安叫来,还报了警,好几个保安来才把他架了出去。

那个产妇说要转院的,我晚上九点就进分娩室了,最后也不知道她转了没。

这事真是毁我三观了,没想到现在这个社会里还有这么迂腐的人。我在分娩室生孩子的时候,因为有撕裂,需要缝针,给我缝针的医生旁边站了一个男助理,他应该是实习生,医生一边给我缝针一边给他讲解,他还一边记录呢。如果所有人都像那个产妇和她老公一样,那以后更没有男的愿意当产科医生了。

亲历故事,分享一下。

同一个产房,一个女人,看起来一点都不像个孕妇,下午五点多入院,产科。看起来肚子就像其他人五六个月那样,正是冬季,穿得厚,竟然一点不显肚子。

一起来的,有个年轻男人,她老公,一个女人,她婆婆。这三口来医院不像是生宝宝的,连个待产包什么的都没有,看着就是三个人,什么都没带。

晚上七点多,一家人就去产房待产了。同病房的人都感觉有点奇怪。

第二天早晨,八点多,那个女的,产妇,自己走回来了。她婆婆在后边跟着。就像是上了个厕所一样,走回来普通病房。说是生完孩子了。她老公去班里出院手续。

孩子呢?没有看见。

那个女人,跟同病房的产妇,借了个梳子,梳梳头,等她老公办完出院手续,然后三个人就出院了。

后来,听说,孩子是他们直接找了人,从医院接走了。也就是卖了。

唉!

第一次亲眼见卖孩子的,一直觉得,毁三观。

    A+